假装不正经

类型:国产动漫 / 地区:大陆 / 年份:2020

主演:内详

导演:内详

发布时间:2021-10-16 08:18:03

简介: 她,现代医学博士,搏击教练,重生在十一岁小女孩身体里,成为了谢家长女,却与至亲之人展开一场没有刀光剑 详情

扫码用手机观看

剧情介绍

这是关于《假装不正经》的简单介绍:她,现代医学博士,搏击教练,重生在十一岁小女孩身体里,成为了谢家长女,却与至亲之人展开一场没有刀光剑影的争斗。血战之后,却被告知有婚约将至。更可笑的是,父亲还为其定了与废人的婚约。为了能够重新掌握命运,摆脱控制,她凭借医术,智斗敌人,最终获得真爱,重获自由。

在这里我认为牟礼田实际上也是自找麻烦。小说中为何房间不是密室阿蓝脖子被勒昏迷不醒隐含着方才所说的三月兔与帽子商人的争吵。房门开启则是阿蓝故意没关上至于脖子被勒住乃是黄司从外面推门在最后一瞬间不知不觉间另外一条与皓吉尸体绑在一起的绳索一端绕成圈状正巧套在阿蓝脖子上......当然也可以在阿蓝未注意的情况下办到只要用多出来的绳索让阿蓝动弹不得那就更加完美了。毕竟不可能永远抓紧门闩万一松手皓吉绝对会往下掉而阿蓝就立刻被处以绞刑黄司则消失于门外。这才是『凶鸟之死』的真正情节......

假装不正经重生八零俏娇妻

我自己都想写小说了就写『凶鸟之死』的真正解决篇。黄司虽然嘴上说『请好好干吧』事实上一定会把绳圈套在阿蓝脖子上。他的企图是如果发现『黄色房间』是完全的密室因为警方厌恶密室在彻底检视指纹后获得的结论应该是阿蓝插上门闩吧由于自己绑住自己的手脚也非不可能所以警方会判断阿蓝在刺杀皓吉之后为了避免启人疑窦所以打算假装勒住脖子却因疏忽而弄假成真然后将整个案子结案。对于这一点阿蓝早就看穿黄司的计划。于是反过来加以利用。也就是说最后虽然绳圈突然套在自己脖子上但他还是故作不知在房门关闭的同时不论是谁插上门闩手就这样一放。只要下巴用力一缩不仅可以防止可怕的绳索勒紧脖子整个身体还可以被吊在半空中。接着才仔细斟酌以不致死亡的程度自己勃紧脖子昏迷。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因为牟礼田事先与他约定只要时间一到牟礼田一定会带领警方人员赶到。很可能是在他听到牟礼田他们跑上楼梯的仓促脚步声后这才安心地让自己被吊起。

至于黄司则又不同了。他站上椅子从通风气窗窥探阿蓝是否插好门闩、变成尸体。但是因为警方意外赶到他觉得『糟了被阿蓝设计了』因而仓惶想逃却已无路可逃。在那样的情况下他逃入『红色房间』自己锁上房门后自杀这应该也是当然的结果。那是阿蓝的目标也是他计划的最后密室杀人。因为......什么你说毒药提到掺入毒药的Yellow Chartreuse小瓶酒我们可以认定是黄司随时携带在身上的东西。可是如果那一切都算计在内阿蓝事先置于『红色房间』里那又会如何被逼到无路可逃黄司为了振作自己应该会想喝一杯吧先制造一个紧急的情境将被害人逼入房间让他自己打造出密室同时在他嗜好的饮料里掺入毒药置于密室中这就是第五密室的诡计。

假装不正经妖精的尾巴277

结果你也知道虽然那是阿蓝完美的胜利但牟礼田告诉阿蓝『你所做的一切我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你最好快去自首做一个最后的了结。』而这纸控诉函便是『凶鸟之死』。所以我真的该对牟礼田另眼相看了虽然我不喜欢那篇小说把我们的婚事写得一清二处但生气又有什么用而且仔细想想那也是无可奈何的吧因为冰沼家的事件如果陷入胶着最后可怀疑的除了阿蓝之外也就只有苍司了。牟礼田是为了告诉我们苍司知道所有的一切因而独自消瘦、失眠、哭泣要我们一起前往腰越所以才勉强构思出那样的情节吧因此途中没有提起而是插入那样的对话......」

激动说完之后久生忽然望着自己脚下垂头不语。方才就坐立不安的亚利夫神情严肃反问道「这么说奈奈你认为苍司完全清白」

假装不正经游龙戏凤梦露

「什么」她忽然睁开眼睛正而凝视亚利夫。「连亚利夏你......他确实知道所有的一切。但因为某种理由他无法正面告发阿蓝。虽然不知道理由是什么但我认为其中必定隐藏了冰沼家的重大悲剧。或者亚利夏你已经掌握了确实的证据」

1楼

甚至上一秒在我的脑海中我还以为潘老师会是一个文绉绉而又迂腐的老处女!

2楼

「我打算看红哥。」阿蓝的表情像要哭出来一般反复说着「苍哥只有在进入浴室时才会变成红哥因为苍哥赤裸的背部仿佛留下那红色的十字架痕迹......」然后转身正面望着苍司语气坚定地说道「我本来想要什么都不说就这样分手但没办法苍哥一切都是你做的吧

3楼

「这一点我上次也说过皓吉进入玄次的房间时单手抱着包袱当然可以认为里面是掺毒的威士忌或其他什么的。皓吉从一开始就打算利用这个包袱当作见面礼来杀害玄次可是进入房间之后发现桌上竟然有两杯冒着热气的威士忌对于企图杀人的嫌犯而言是很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不是吗只要趁隙把另外准备的粉末状或液状氰酸化合物放入对方杯内一切就告结束。例如他只要说『帮我倒杯水』应该很简单就可完成。」

4楼

「没错这也是重点。」藤木田老人一脸深有同感的表情。「后面的木板门只有一个简单的扣锁只要从围墙外伸手进来就能打开轻忽得让人惊讶。后来问过原因才知道冰沼家的人几乎不从这里进出而且门外是邻居的私有道路基本上不会有人通行所以才这么放心。不过从后门到浴室的路上都铺以石板就算有人走过也不会留下脚印这一点不尽快改善不行。从后门出去是一条狭窄坡道虽然能通向前往池袋的大马路却是连猫也不会在晚上经过的地方许多大宅后面常有这种荒凉的小路。那一带都是大门深锁的住宅根本无法知道里面是不是有人居住后门斜前方那幢老旧宅邸也是而且日本人为什么部不喜欢挂上门牌......」

5楼

夜里,我梦到了馨馨那曼妙的身躯,一口一个哥哥的叫我,我忍不住冲了上去,把馨馨搞得不要不要的......

6楼

萧芳芳又羞又怒,有生之年第一次对一个男人有好感,居然是个骗子,让她心里很不痛快。。

7楼

「听你亲口说出这些我整个人也松了一口气。」持续好一段沉默后紧绷的空气刹时缓和了久生的语气也开朗许多。「是的我当然要写小说而且一定要完成给你看但会不会是你希望的结局那就不知道了。因为从整个事件发生到现在神好像一直都不在。不过苍司所谓纠正神的错误以及你想成为那幅壁画的制作者这些想法都太偏激了都是超越了人类本份的应有作为。所以你要这么想我写出的内容会不会赞成这个部分还很难说。」

Copyright © 2008-2018 

百度蜘蛛 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